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技术学术 > 专家专栏 > 正文
中国高铁战略将对北约为首的海权国家形成致命挑战
2015-06-15  中国桥梁网 分享到:

   作者周小平撰文指出,中国的高铁如此绿色环保、安全便捷、经济实惠,为何舆论会在北约媒体的牵头下对中国高速铁路进行一轮又一轮的狂批呢?答案就在于,中国的陆权战略将在未来百年对以北约为核心的海权国家形成致命挑战,并最终结束目前这种以盎格鲁撒克逊人为全球文明领导者的政治现状。

   中国高铁战略在舆论上一直饱受攻击,这或多或少有些不寻常。首先,高速铁路是全程电力车组,绿色环保无污染。其次,高速铁路安全系数居所有交通工具第一,每年死于空难的旅客大约有上千人,每年死于汽车事故的大约有30万人,而死于高铁交通的大约只有几十人。最后,中国自行掌握高速列车的核心技术,既然中国的高铁如此绿色环保、安全便捷、经济实惠,为何舆论会在北约媒体的牵头下对中国高速铁路进行一轮又一轮的狂批呢?答案就在于,中国的陆权战略将在未来百年对以北约为核心的海权国家形成致命挑战,并最终结束目前这种以盎格鲁撒克逊人为全球文明领导者的政治现状。

   盎格鲁撒克逊人

   在人类文明早期,茫茫大海和高耸入云的喜马拉雅山脉,以及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和严寒刺骨的北极生生把西方和东方两大文明体相隔开,基本无法产生碰撞。虽然地理条件不同,但需求都差不多,农耕文明是所有文明的必经阶段。所以在农耕时期,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人们都迫切渴望能居住在更温暖的南方。气候温暖不仅能使农作物长得更好,而且人们到了冬天也不至于冻死。不过和所有文明体系一样,生存资源是有限的,所以在竞争失败者或者逃犯、流氓等人群都会逃到北方,被迫以游牧和狩猎为生——这就是中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的起源,也是欧洲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起源。

   由于中国古代北方有片大草原,虽然冬天冰封万里,但是夏天水草丰盛。所以一个游牧部落最多可以发展出几十万人外加几百万头牛羊的规模,夏天逐水草而居,秋天囤积干草和牛粪,然后在冬天到来时候躲进毛毡包,用牛粪生火,苦度寒冬。游牧民族一旦发展壮大,便不会甘于在北方苦寒之地生存,势必寻求机会“反攻中原”,于是战争拉开序幕。这种战争通常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因为一到冬天冰天雪地之时,无论是追击的中原部队,还是攻打城池的游牧民族,都不得不偃旗息鼓。除非局势出现一边倒的局面:即游牧民族长驱直入,霸占中原;或游牧民族一败涂地,中原王师直追将其全部荡平。

   所以,东方游牧民族和中原民族之间的战争总是来得快也去得快。而这种不断往复的战争形势导致了东方文明的军事力量和科技发展方向主要集中在陆军。从唐朝开始,中国军队火药的军事利用就开始呈现倪端,唐哀宗天佑时期唐朝军队使用的“发机飞火”的东西摧毁了叛军盘踞的豫章城(现在的南昌)城门。晚唐时期,更是出现了把铁钉裹在火药包里引燃并投掷出去“开花炮弹”;元朝时期中国军队开始批量装备手铳、火炮;而宋朝时期,则开始出现突火枪、连发突火枪等装备。到明朝时期中国军队的陆地火器装备已十分先进,先进程度我们从山海关一役中便可看出。当时的明朝自身已经处于混乱和内战之中,饥荒暴乱频发,李自成率农民军杀入皇城,明朝皇帝朱由检自缢,可以说全国军事指挥系统已经全面瘫痪,但即便如此努尔哈赤的游牧大军依然被挡在山海关之外。明朝军队之所以在明朝中央政权已经瓦解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以一挡百,就是因为火炮和火枪的强大。如果不是吴三桂开门迎敌的话,可以说努尔哈赤的军队很可能无法踏足中原。

   也正是因为火器对清军留下了如此之深恐惧,才导致了清朝政府在取得政权之后用极端手段封锁和禁止研发火器,让中国的科技史产生了严重的倒退。英国人仅仅派出几千人的部队用很短的时间就把中国的皇帝撵得满街跑,等光绪想起自己的皇家资料库里也有强大的火枪和大炮设计图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其实英国人的祖先(盎格鲁撒克逊人)和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一样,也是欧洲中原地区的竞争失败人群流落到北方群居而成,但是欧洲地理条件和中国有很大不同。欧洲的北方除了高山就是林地,根本没有像中国北方一样一望无际的巨型草原可以养活那么多牲畜和人口。所以盎格鲁撒克逊人不可能像中国北方游牧民族那样“反攻中原”。可是,盎格鲁撒克逊人也要过日子,那怎么办呢?学游牧民族抢劫吧,没那能力;学埃及人种地吧,没那资源。欧洲北方不仅冬季严寒难熬,夏季也产不了多少粮食,所以他们就只好挖空心思做点生意,混口饭吃。因此几千年来,盎格鲁撒克逊人都过得十分悲惨。

   生意人在古代十分艰苦甚至危险。做生意远远不如当个农民佃户过得舒坦。古代的盎格鲁撒克逊人要想把一件货物通过马车或者牛车运输到遥远的他乡去卖掉赚钱,不仅一路风餐露宿,而且经历严寒酷暑,下雨刮风无处躲藏。不仅受到各地骑士领主的盘剥,还会遭遇各种山贼,一旦被抢、被杀就什么都完了。所以,能种地的绝不放牧,能放牧的绝不做生意——这就是古代人的生存现实。

   实际上在古代,不仅是盎格鲁撒克逊人,整个欧洲自西汉以后,经济上对中国都十分依赖。长达7000公里的丝绸之路尽管气候异常恶劣,也挡不住欧洲商队前来进口中国商品的热情。可以说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生存依赖于和罗马的商品往来,而罗马的经济又依赖于和中国的商品往来。惟一不同的是,罗马即便不和中国做生意,起码自己还有产粮区,不至于挨饿,做生意只是繁荣经济的手段。盎格鲁撒克逊人则不同,一旦没有生意做就得饿死。

   但这条惟一的生存之路也被堵死了。

   1453年,欧洲历史的列车来了个急转弯。这个转折点,就在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大军攻占了这座当时东罗马帝国的首都,这场要塞攻防战,对世界历史和欧亚战略格局的影响是震撼性的。东罗马帝国至此灭亡,罗马时代结束,欧洲的中世纪也随之彻底寿终正寝。而君士坦丁堡就是古代中西方丝绸之路最大的终点站!

   奥斯曼帝国建立以后,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独霸了通往东方的丝绸之路,也就是垄断古代最庞大的商业通道经营权。对中国人来说和谁做生意都一样,赚钱就行,互通有无。然而对盎格鲁撒克逊人来说,这种变化则是致命的。由于遭到奥斯曼帝国的排挤和封锁,失去了和中欧以及中国做生意的惟一通道,等待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只有灭绝。

   世界海权经济的由来

   就像今天中国的土大款愿意花几十万购买一个欧洲皮包一样,当年欧洲的土大款也愿意花几十亩地的代价来换一个中国的瓷盘子。而欧洲的富贵女人为了得到一件中国制造的丝绸服装,更是不惜花费几千两黄金的代价。对欧洲人来说,和中国做生意能赚取的利润之大,可想而知。所以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后,以盎格鲁撒克逊人为首的北欧国家纷纷开始了一场以恢复和东方贸易为目的的竞赛。首先,从陆地上开通新的商道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北极圈的严寒足以冻死人,而唯一可以穿越中西戈壁天堑的通道又被强大的奥斯曼帝国占据,他们最后的办法就只剩航海这一条路可选了。

   人类是陆生动物,对海洋有天生的恐惧。但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反正与其饿死在地理条件极其恶劣的北欧,不如放手一搏。就这样,大航海时代拉开了序幕。早期,欧洲人这场航海竞赛充满了血腥,数以十万计的水手葬身茫茫大海。没有现代科技的帮助,一艘帆船驶向大洋的生存几率极低。而且欧洲人的探险船只也都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由于地处北欧偏远,英法德的舰队始终没有发现任何富庶的土地,没有得到任何经济上的回报。所以大航海早期英国人并没有占据先机,反而是离印度和中国更近的葡萄牙和西班牙航队发展更为迅速。

   从15世纪起,与地处欧洲西北面的英法德一样,地处欧洲西南部的葡萄牙和西班牙同样因为奥斯曼帝国对丝绸之路的垄断,失去了和中国做生意的权力。迫于生活压力,西班牙和葡萄牙也只得不断沿非洲西海岸向南航行,但这些航线比北欧的航线气候更温暖,物产更丰富,所以存在很多较小的原始岛屿部落或原始城邦。于是西班牙和葡萄牙舰队占据了这些岛屿或地区,利用大刀和长矛掠夺当地人的财富,并把当地人抓起来充当奴隶。早期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都把这些当地人抓起来当做奴隶用铁链锁在帆船底部,吃喝拉撒睡都在船底,强迫他们20小时不停的划桨。这些奴隶每天只能睡4个小时,稍微一停下就会被烙铁烫脸或开水浇身。一个奴隶平均只能活两三个月,就会因为疲劳和折磨而死去,并被抛入茫茫的大洋。很多奴隶在死的时候,屁股和大腿上的肉都被磨烂,甚至露出骨头。

   由于获得了源源不断的“奴隶发动机”,葡萄牙和西班牙的船队拥有了比其他国家船队航行得更远的能力。1487~1488年葡萄牙人巴托罗缪•迪亚士的船只首次到了非洲南端的好望角,成为探寻新航路的一次重要突破。葡萄牙贵族瓦斯哥•达•伽马奉葡王之命于1497年7月8日从里斯本出发,绕过好望角,沿非洲东海岸北上,之后由阿拉伯水手马季得领航横渡印度洋,于1498年5月20日到达印度西海岸的卡里库特,次年载着大量香料、丝绸、宝石和象牙等返抵里斯本。这是第一次绕非洲航行到印度的成功,被称之为“新航路的发现”。这一发现震惊了整个欧洲!新航路发现了,富庶的东方找到了。

   然而,毕竟这条航线要绕道非洲,路途十分遥远。所以沿途劫掠就成为了船队生存的必然工作。而交战双方如果都是使用冷兵器作战的话,虽然欧洲人的冶金技术比非洲人要先进一些,但付出的代价依然过大,因为在茫茫大洋上要想补充新船员是很困难的。所以这个时候早期通过丝绸之路传入的火药配方被欧洲人想起来了。

   海洋自然条件的恶劣、沿途劫掠的杀人需求,这场持续300多年的杀人和劫掠把人类对技术的需求不断地释放出来。同时这条劫掠航道产生的利润,反过来养活了大量从事技术研究的欧洲人,逐渐形成了后来被称作文艺复兴的新文化(300336,股吧)(300336,股吧)运动——文明的真相就是如此残酷,唯美表现的背后充满了血腥和残暴,就像娇嫩的花朵总是开自腐烂的泥土一般。

   由于航海需要解决许多实际问题,所以欧洲人在天文、数学、地理、武器方面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他们山寨中国的指南针不断改进,他们山寨中国的火药大炮枪支,不断升级,他们山寨中国的地理学说加以去伪存真??短短几个世纪欧洲人的航行能力就提升了好几倍。船只越造越大,大炮枪支越射越远,各种工具发明越来越多,罗盘、六分仪、海图、三角帆、艉舵、毛瑟枪等等纷纷登场。然而只有这些还不够,茫茫大洋,再多的奴隶也不足以支撑英法德舰队频繁往来于东西方。

   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沉重压力下,瓦特终于把蒸汽机给搞出来了。尽管中国历史上有类似的发明,但终因不可能产生需求和动力而被掩埋。对急于解决航海动力的各大航海国家来说,这种既不容易死也不容易烂的蒸汽机,可比黑奴好使多了。因为烧黑炭比烫黑奴产生的动力强,所以火轮船才会诞生,至此人类才算真正地进入了海洋制霸时代。此时全球经济渐渐开始不再依赖丝绸之路,而是转为依赖欧洲各国不断开辟出来的新海上航路。

   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人类出于对海洋商业航道控制权这一刚性需求的争夺,从当初的帆船发展出了潜艇、巡洋舰甚至航空母舰这样的超级钢铁怪兽来。人类这一陆生物种,也因为阴差阳错的历史碰撞而发展出本不适应自身特性海洋的路径。如今在海洋船只这一领域已经集中了人类75%以上的科技发明和技术力量。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前,中国掌握着全世界80%的商业口岸和GDP生产总值,但在君士坦丁堡陷落导致海陆运输争夺战开始之后,全世界80%的商业利润和GOP生存总值转而尽归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裔、冷战最终的赢家、地球航运商路的实际控制者:美国。

   此时此刻,美国正在通过11大舰队和全球200多个军事据点,控制全世界80%的商品贸易航道及原材料生产地进行坐地抽税和强买强卖。美国通过规定全世界的原油交易必须使用美元,来迫使其他国家不得不把生产出来的商品送去美国换成美元。因为其他国家只有这样做,才能买到石油保持国内的工厂、运输继续运转。如果谁敢反抗,美国的11大舰队就会将他捏碎,单凭海军实力,全世界的海洋军力加起来,也不及美国的11大舰队。在可见的未来百年内,都不可能有人能挑战美国的海洋霸权。更何况石油命脉掌握和海上交通运输全都要经过美国人的眼皮子,所以根本就没有发展出挑战美国海上秩序的可能。各国政府都只能为了工厂继续开动,为了汽车继续能跑,忍气吞声地把本国人民的劳动财富换成美元外汇,割肉饲虎。

   虽然今天人类文明走向了海洋,但人类并没有忘记梦想出发的地方。人类从哪里来终归是要回哪里去的。海洋运输并不适合陆生人类,它不仅成本高,而且运输难度大、危险高、里程远、污染重。我们不要忘记:海洋商路本就不是人类的自主选择,而是因为陆地商路被奥斯曼帝国垄断后不得不为之的下下策。但今天奥斯曼帝国早已烟消云散,我们还有什么必要继续依赖海上商路呢?就好像堵住水井的石头消失了,人们就再没有必要绕行几十公里去山那边挑水吃一样。

   中国陆权战略百年展望

   人类早期使用的长途运输动力是黑奴,进入蒸汽机时代后使用的是黑炭,进入电气化时代之后使用的则是黑油。今天已经很少人在从事真正的劳动,东三省广袤的土地上,忙碌着数不清的大型农耕设备,这些设备都是烧黑油的铁家伙。而过去那种只耕种一亩三分地的家庭式生产方式已经彻底瓦解,大量农民子女通过读书然后进入城市工作。所以,石油才是今天全世界人民生产和生活不可或缺的奴隶,石油才是真正的劳动力。正因为石油对人类如此重要,所以去年美伊关系紧张的时候,伊朗一嚷着要自杀式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全世界都大为紧张。因为这个海峡是最繁忙的石油贸易往来通道之一,产油国家需要通过石油来换取食品、药品、生活必须品、消费品等等,而石油消费国则需要用食品、药品、生活必须品、消费品等制成品去换取石油,以确保继续生产。如果这条重要海路运输被掐断,那么全世界都有可能陷入瘫痪。

   海路运输不仅脆弱,而且还存在另外三个巨大的问题导致全球财富分配严重不平等。一是全球产油地主要集中在中东和拉美地区,资源分布不平衡,交易路途十分遥远;二是目前全球原油贸易往来基本上只能通过海路运输;三是目前全球原油交易只允许使用美元。世界上除了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之所以选择接受这个事实,绝非因为信任美国,也不是大家认同美国“体制比较好”,而是因为美国拥有最强大的海洋舰队,有能力控制和垄断全球海洋航线,所以令大家不得不忍气吞声。在这一点上,美国的做法和生财术与当初的奥斯曼帝国没什么不同——两者都是“体制糟糕,但凭借军力的强大而独霸了商路”。

   当年奥斯曼帝国垄断了丝绸之路,给欧洲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压力产生动力搞出了逆天的航海舰队。而今天的美国垄断了海上贸易通道,则给中国带来了无穷的压力。压力同样产生出逆天的动力,短短10年,中国的高铁技术就有了质的突破,一条条时速达到350公里的高速列车飞速地在中国大地上驰骋。中国高铁路网的建设更是一日千里。不仅中国国内四纵四横高铁网络已经全线贯通,而且祭出了泛欧亚铁路线规划。按照泛欧洲铁路的规划,将来从成都坐高铁16小时就能到达伊斯坦布尔(君士坦丁堡),从重庆18小时就能到达德国汉堡。

   此外还将有一条横穿巴基斯坦的铁路线,直达霍尔木兹海峡!三线贯通,全面重揽全球贸易主导权。相比起现在的海洋运输来说,高铁运输将为人类的商贸往来节省15~20倍以上的时间,减低10倍以上的交易成本,同时还能降低100倍的油轮燃油污染。仅凭这些优点,哪怕夸下海口说高铁才是人类文明之灯塔都毫不夸张。有了陆路就没人再用海陆,哪怕陆路只比海陆便宜且快捷一丁点就足以吸引全球资本,更何况中国的高铁陆路运输好过美国海路运输如此多倍!所以一旦高铁战略达成,世界财富以及政治格局都将产生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海路运输将被彻底抛弃,陆权国家将重新主导人类文明和全球80%财富的分配权。

   与当年的奥斯曼帝国一样,今天因为霸占了海上商路而吃饱喝足的美国人早已失去了创造核心科技的能力,美国的科技已经原地踏步20年之久。20年之前美国人就能造出猛禽战机,而20年后的今天,美国人的F35还是问题不断,最终成了个烂尾工程。100多年前美国人就有了铁路,而今天美国的高铁设想还只存在于好莱坞电影里(科幻电影《阿斯特拉耸耸肩》里幻想了美国将在2026年拥有了一条时速达到230公里的高铁)。所以面对中国高速铁路的飞速发展,美国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怎么办呢?向中国发起战争玩对毁,美国自己也得完蛋。追赶中国的高铁技术吧,美国又没有这个动力(从一个陆权国家转向海权欧洲人花了400年时间,从一个海权国家转向陆权同样需要几百年的时间,美国已经没有了这个转向的可能)。那么如何尽量低的拖延和阻碍中国的陆权战略,就成了美国的当务之急。

   美国虽然工业空心化严重,但毕竟人家军力第一,摄取的财富最多,根本不缺崇拜者。加之财富堆砌出来的好莱坞文化产业发展了这么多年,洗脑和宣传能力绝对一流,软实力高出中国好几个等级。所以面对美国通过互联网抛过来的奇谈怪论,中宣部根本无力阻挡,只得任其肆意妄为。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这几年来中国民间突然出现了大批的极端环保主义、极端动物保护主义、反高铁思潮、反电站、反PX、反城市化发展、反基础教育等十分混乱可笑的舆论倾向。

   这些舆论操纵者把一切社会必然的丑恶现象都加以放大并扣上“中国式XX”的帽子,全然不顾美国这种现象其实更为严重的事实,故意丑化和夸张社会层面必然存在的污点,人为地制造民间情绪,不过是希望借此阻挡中国汹涌的发展势头。但只可惜谎言终究是谎言,舆论可能会一时误导公众,但舆论永远赢不了硬实力。可喜的是,虽然舆论上一败涂地,但中国依然坚强而坚定地迈向发展陆权战略的道路。2013年习主席邀请除英国(北约国家)之外的欧洲各国政要访华之后,泛欧亚铁路规划又再次启动。而且这次不再是中国自己单干,德国等欧洲国家也开始注资中国的泛欧亚铁路规划,联手重建一条高科技版的新丝绸之路,一起向盎格鲁撒克逊人主导的海权文明发起终极挑战。

   这场终极挑战的最终结局,也许还要等很久才能看到,只愿吾辈有生之年能亲眼得见。

   (注:美国脱胎自英国,虽然它是一个移民国家,但其政治格局依然是盎格鲁撒克逊人为核心领导层,历届美国总统当中有38人都是血亲)

   文|周小平,来自《环球财经》杂志
免责声明
该内容系网友上传,中国桥梁网未对作品原创性及所陈述文字和图片进行证实。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仅做参考。如权利人要求删除,请来信告之,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谢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2014 cnbridge.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客服电话:010-64708566 传真:010-64715399 邮箱:marketing@cnbridge.cn
法律顾问:北京君致律师所 陈栋强
ICP经营许可证100299号 京ICP备100200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4820